”Nicole佩戴欧米茄超霸系列专业计时表国际空间站里,宇航员和他

简介: ”Nicole佩戴欧米茄超霸系列专业计时表国际空间站里,宇航员和他的强大后盾努力制造着地球的环境和条件 :有空气、有水,但唯有同样强度的地心引力不能复制,这使得

Nicole Stott,前NASA航天工程师曾在国际空间站生活过104天而在她所执行的2次太空站任务中有6名成员她是唯一女性,在回到地球后对Nicole改变最大的也许不是重新适应地心引力而是意识到自己,人类是真切地住在“一个星球上”这个星球,是我们最大的礼物前NASA航天工程师、宇航员、艺术家和教育家Nicole Stott(人物介绍:Nicole Stott,航天工程师,前NASA宇航员,执行过2次国际空间站任务ISS Expedition 20和Expedition 21,参与发现号航天飞机STS-128和STS-133的支援行动,在空间站生活过104天。

在NASA工作了27年,2015年退休后,Nicole致力将太空所见进行再创作,并成立Space for Art基金会,希望透过分享与行动提醒世人珍惜家园。

此外,她也是纪录片《One Strange Rock被点亮的星球》中8名受访宇航员之一。

)对Nicole Stott来说,飞行也许从来都不是件遥不可及的事,当别人的童年在折纸飞机,她却是真的在“玩飞机”。

这一切都源自她的父母,更精准地说是父亲。

Nicole印象中父亲钟情双翼飞机,并经常驾驶着它在空中做翻转“特技”,而这样的家庭时光是Nicole儿时大部分的记忆,也直接触动她对飞行无穷的求知欲。

她考取私人飞行执照,大学修习航空工程,上天眷顾般地进入NASA,参与肯尼迪航天中心(Kennedy Space Center)当时正重启的航天飞行计划(Space Shuttle Program),做着她梦寐以求的工作:协助人类飞向太空。

“在经历10年的工程师工作后,我开始更关注宇航员在做什么,因为我们的任务是为他们完善好航天飞机的起飞准备,所以常与他们接触,我开始意识到,宇航员的工作有99.9%都不是在太空飞行(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而其中可能超过80%的工作都和我所做的工作非常接近,这让我开始设想填写申请表的可能。

”而上天再度眷顾的是,没有人觉得她不可以。

”Nicole想对年轻人这么说,如果当年没有一群人让她如此相信,她只能继续仰望天空;因为相信,她做到了宇航员出任务前的魔鬼训练,除了体能锻炼(包括飞行、学习太空行走、以及住在NASA模拟空间站生活的隔离实验室,在水下生活18天等),他们还要做科学培训、学俄语(借以和莫斯科地面指挥中心沟通)…

而最考验意志力的部分在于他们大部分时间是离家的:4周莫斯科,回美国;3周日本,回美国,接着德国、美国、加拿大…

连续3年皆如此;而因为相信,她如愿成为一名宇航员,成为人们的仰望。

与其说仰望宇航员,不如说我们仰望支撑他们飞向太空的那一整个世界,那是人类所有科学的总结,用一切的已知作为后盾,去支撑他们探索未知。

“在国际空间站(ISS),我们只以人类的身份在那里工作,而不被国家标签化,因为它不仅是美国建立的,而是5个太空机构的协作,我们一起建立了一套机械系统,它能尽可能地模拟地球的基本条件:氧气、干净饮用水,并保护我们免于暴露在太空真空的危险中,它是个杰作,我认为空间站是人类应当如何在地球这个太空船上共同生活的绝佳示例。

然后你会发现我们与太空的边界,只是那一道保护着所有人类,稀薄、闪烁着蓝色微光的细线:大气层。

”Nicole希望人们重新意识到这些被忽视的理所当然:那层保护我们的“无声边界”如今的敌人并不来自外太空,是人类自己。

而这份站在全新视角去回看地球的自省,不管是透过采访、透过艺术表达,都成为Nicole自NASA退休后的使命:告诉人们她的所见所思,人们总想着去太空,但其实地球是我们的星球,我们其实已在太空之中。

Nicole描绘航天飞机在夜晚启程的创作,纪念她的首次太空任务。

“第一次执行太空任务的时候,儿子只有七岁,所以我很感激能每天打电话和他说话。

”当科学家们试图为宇航员解决太空的未知难题,中间促进了无论是科学,还是医学的演进,它其实也在帮助人类正视地球的问题。

对空间站宇航员身体接收辐射剂量进行监测是重要的,而好在结果显示,在空间站所处的低轨道上,它并不会超标,但在月球和火星就不尽然,因此,科学家们必须找到比现存更有效的防辐射方法,而这样的讨论其实也完全适用于地球上的人们,像是正在进行放射性治疗的人。

“我们在太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改善地球上的生活,而我觉得那很酷。

”Nicole佩戴欧米茄超霸系列专业计时表国际空间站里,宇航员和他的强大后盾努力制造着地球的环境和条件 :有空气、有水,但唯有同样强度的地心引力不能复制,这使得飘浮成为宇航员的新“行走”,你可以在三维空间的任何一个维度里移动,或更精准地说,飞行(所有物体皆然,因此必须确保它们被固定住)。

“奇妙的是,当身体始终飘浮,身体和大脑很快就懂得如何适应新环境,并让你的移动毫不费力,不过在此同时,大脑也会下指令告诉身体,这个环境其实不需要骨骼和肌肉!

因此它不会再浪费能量来维持它们,所以在宇航员的排程里,必须每天锻炼2小时。

”就连液体也是飘浮的,所以水会变成一个浮球,因为没有任何力作用于它,它无法安稳地留在杯子里,同理,在身体流淌的血液也会流向头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宇航员在空间站的照片,脸多半会不自觉地涨红,变得圆润,Nicole不讳言“好处”是同时能隐去脸上的细纹。

不过这一切在回到地球后就会回归它原本的样子,这也解释了持续锻炼对一个宇航员的重要性,它要提醒骨骼和肌肉去记住它还要“使用”,好让宇航员能更快重新适应重力之下的行走。

在国际空间站,飘浮是一种新行走,“那是无比神奇、美好的感觉”而Nicole完成了她的“另类”飞行时间是空间站另一道有趣的命题,由于它每90分钟就能绕行地球一周,这也意味“一天”里,宇航员将经历16个日夜,那么所谓一日究竟什么时候该开始,又什么时候该结束?

“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套与时间的相处方式,当然在空间站里,我们还是遵循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因为我们需要一套标准去对应出太空的当下时间,以便地面人员和宇航员之间的沟通,推进各种事项。

其实等到你全然适应了,即使窗外每天会出现16个日出和日落,你依旧会在午餐时间感到饥饿,在该睡觉时感到疲惫,身体还是会找回自己的规律。

”很多时候宇航员会佩戴不只一枚超霸腕表,Nicole表示有的“腕表”实际上算是仪器,用来进行宇航员的睡眠研究,所以经常绑在胳膊上 。

Nicole在执行太空任务期间,腕间佩戴欧米茄超霸系列X-33腕表。

欧米茄超霸系列专业计时表,从推出至今皆贯彻一致的美学 。

而没有什么比一只腕表更能有效给予宇航员“时间压力”了,特别是当他们的日排程是以“5分钟”为最小单位!

超霸,名符其实的太空时计。

1964年,NASA向各大制表商寄出一份请求计时表的“报价邀请函”,欧米茄也在名单之列,NASA工程师在收到四家腕表后,模拟了太空极端环境,以最严苛标准对腕表进行了性能测试:包括持续的高、低温、急遽变化的温差、撞击、湿度、腐蚀度,防震以及噪音等,最后,唯有欧米茄超霸腕表在千锤百炼后依旧维持在每24小时不超过5秒的走时误差,成为NASA 执行所有载人航天飞行任务的唯一指定腕表,1965年,超霸腕表首次作为NASA 官方装备进入太空,后来又登上月球,不过在此之前宇航员Walter Schirra和Gordon Cooper就曾于1962年以个人名义购买超霸CK 2998腕表并佩戴着完成太空任务,坚实性能,无庸置疑。

而对Nicole来说,具有提醒效果的闹铃无疑是最实用的功能,事实上她在每次任务选择佩戴的,正是专为宇航员需求而设计,具备闹铃的欧米茄超霸系列X-33腕表,它也是Nicole在NASA训练期间的指定用表,足以展现NASA对于欧米茄超霸腕表坚实的信任与合作关系。

“跟我飞上太空的那只超霸系列X-33腕表,我特别在表背刻下了儿子的名字,在我执行太空任务时,他只有7岁,而现在他快17岁了,可能他还不足以拥有它,但我会为他保留,有一天传承给他。

”一个装载母亲飞行梦想的腕表,也许是Nicole对儿子的深深期许。


以上是文章"

”Nicole佩戴欧米茄超霸系列专业计时表国际空间站里,宇航员和他

"的内容,欢迎阅读松客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