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966年,MIT教授Joseph Weizenbaum便研发

简介: 早在1966年,MIT教授Joseph Weizenbaum便研发了首台聊天机器人Eliza,它能够识别出用户输入的关键词 “母亲” ,并继续提出相关的开放性问

然而,由于资源分配不均,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专业的心理咨询和帮助,因心理疾病而身亡的新闻屡见不鲜。

例如,全球AI界领军人物吴恩达就领投了一家叫Woebot的初创公司,出任其董事会。

Woebot由斯坦福心理学博士Alison Darcy在2017年创立,是基于行为认知疗法(Cognitive Behior Therapy,简称CBT),免费帮助用户改善心理焦虑和抑郁的一款App。

从Eliza到AI心理治疗师AI心理治疗师的本质是AI聊天机器人,它能够通过程序化的输入和输出系统模拟人类对话,被看作是人工智能中自然语言处理的 “王冠上的钻石”。

早在1966年,MIT教授Joseph Weizenbaum便研发了首台聊天机器人Eliza,它能够识别出用户输入的关键词 “母亲” ,并继续提出相关的开放性问题 “和我聊聊你的家庭吧” 。

当时,Eliza只用了200行代码就能够以治疗师的口吻和人类聊天。

不过,受技术和功能的限制,Eliza在风靡一时之后,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尽管如此,人类与技术交流的欲望却由此被激发,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和大数据等技术在过去几十年间的飞速发展,更高级别的聊天机器人成为可能。

(来自smartsheet分析 版权所属原作者)2016年,Facebook公开Messenger开发平台,微软、微信、Telegram、Skype、Slack、Kik等玩家争先入局,推动了语音交互技术和用户指数级的增长。

通过“Hi Siri” 或是微信语音里一句 “我要回家” 启动家里的智能电饭煲和空调温度,已经成为不少用户的日常。

(来自smartsheet分析 版权所属原作者)如上图所示,AI聊天机器人不仅可以识别语言和命令,而且通过机器学习不断改进算法,针对输入的信息持续优化,能够解决越来越多以往只有人类才能解决的问题。

《2018 State of Chatbots Report》显示,用户认为聊天机器人的潜在好处包含全天候实时回复、解决问题、回复细致详尽等。

(来自2018 State of ChatbotReport , 版权所属原作者)随着技术瓶颈被一一突破,聊天机器人能力越来越强,不少企业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治疗师”Eliza,计划开发出更高级的AI心理治疗师。

首先,比起传统的心理咨询或是与亲友倾诉, AI聊天机器人只是一个隔着屏幕的软件程序,用户不必担心自己被人评判或是隐私被泄露。

其次,当你凌晨2点因为压力或焦虑难以入眠,不能即刻在电话里叫醒你的心理医生时,AI聊天机器人可以7*24小时,随时随地给予最贴心的聆听与陪伴。

此外,相比于某一个心理咨询师一生职业生涯的案例总数,AI聊天机器人有海量交流数据和知识模型支撑,可以在持续迭代更新的同时保持冷静和中立,一种可靠且可自己进化的心理咨询服务。

(图为电影《HER》 男主与软件机器人女友相爱相依,版权所属原作者)Woebot引领心理咨询领域行业应用在Eliza的后继者中,斯坦福心理学博士Alison Darcy在2017年创立的Woebot,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Woebot是基于行为认知疗法(CognitiveBehior Therapy,简称CBT),免费帮助用户改善心理焦虑和抑郁的一款App,一经面市即获得MIT、美国APA心理咨询协会等多家组织的联合推介。

(Woebot使用界面,图片来自网络,版权所属原作者)在Woebot,用户只需要注册一个名字,就会出现一个活灵活现的机器人来询问你的感受,例如“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这些对话能够按照CBT疗法的核心,帮助用户应对和解读正在发生的,关注于当下每一天的生活。

CBT被认为是全球最有效的心理治疗之一,它主张真正影响人们快乐与痛苦的并不是发生的本身,而是人们如何解读和应对这些生命中的时刻。

两千多年前,希腊哲学家埃皮克提图曾经说过,“人的烦恼并非来自实际问题,而是来自于人类看待问题的方式” 。

数据显示,在使用Woebot两周后,原本表现出抑郁和焦虑综合症特征的实验群体有明显的缓解和改善,并且这些用户开始几乎每天主动与机器人沟通。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所属原作者)传统心理咨询师会帮助咨询者来自己意识中不符合客观事实的部分,从而改变这部分认知,而智能机器人则可以比咨询师更加便捷的捕捉用户有偏差的认知和不良情绪,帮助人们意识到自己的观点。

这是否意味着,传统心理咨询师的职位会被AI聊天机器人取代呢?

AI领军人物吴恩达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AI聊天机器人与传统心理咨询并非排他的替代关系,而是基于AI创新实现心理健康服务的转型。

他认为,心理学AI聊天机器人是AI技术与社会价值的完美结合, “如果我们能假以适当的洞察和同理心(如同传统心理咨询师那样),规模化地推广,我们可以帮助到百万级的用户” 。

吴恩达相信,尽管人工智能的识别和学习能力依旧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未来几年AI技术的发展会持续推进自然语言处理的水平,更好的解析语言内涵的方法可以显著的提升未来AI聊天机器人的功能性和商业价值。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所属原作者)去年年底,Woebot同与英国办公领域心理健康领先商Care First 达成战略合作伙伴,为职场有焦虑和情绪管理问题的人士7*24小时的APP心理服务,通过每天的人机交流,帮助用户构建更加积极的想法、情绪、和思维方式。

比如,技术层面上,人工智能的自然语言学习仍然在不断进化,心理学应用比起普通消费应用提出了更高的人机交互要求;商业模式上,Woebot目前仍在探索可行的营收模式,如考虑与保险公司等潜在生态伙伴合作实现盈利等;数据安全层面,平台表示用户的隐私信息不要求实名注册,并且可以申请删除;然而,如何排除用户对隐私泄露的心理防卫,依旧前路漫漫。

不同于互联网巨头Facebook,Wechat等的企业应用聊天机器人,心理AI聊天机器人除了聊天降低成本、增加用户粘性和娱乐性的商业价值外,还能改善人类生活的社会价值。

IBM、Google、Microsoft等五百强公司早已为员工心理咨询的企业福利,聊天机器人入驻企业不仅可以帮助员工管理健康,提升效率,也可以降低企业及保险公司的总体支出,同时可以有针对性的批量获取行业数据,实现商业价值。

(MoodTools应用界面,图片来自于网络)这些软件为用户了更丰富、更便捷的心理咨询选择,未来行业发展方向正如同Woebot在引领探索的混合模式,将线上7*24小时的线上服务和线下注册心理咨询师和专业机构相结合。

尽管AI 聊天机器人优势明显,但它并不能完全替代传统的心理咨询和治疗。

一些严重或特殊的心理问题很难单纯通过在线机器人处理,并且有些身体疾病、语言障碍或特殊情感需求的群体仍旧需要人与人之间面对面交流。

此外,结合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AI心理医生可以帮助独自在家的老人、情窦初开的青少年、压力山大的打工族和身在异乡的奋斗者,感受被聆听、被关爱的温暖,在钢筋水泥的冰冷世界里,一份支持。

不过,基于文字或声音作为输入的聊天机器人对不同地区语言和文化的理解提出了巨大挑战。

面对面越来越多的心理治疗需求,尽管AI聊天机器人还有种种亟待完善的信息技术与数据安全挑战,但它仍不失为短期内高效服务用户、缓解心理亚健康的一剂良药。


以上是文章"

早在1966年,MIT教授Joseph Weizenbaum便研发

"的内容,欢迎阅读松客科技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