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松还在 1894 年出版的《远东问题》一书中对印度的地位做了概括

简介: 寇松还在 1894 年出版的《远东问题》一书中对印度的地位做了概括:“印度帝国处于地球上第三个最重要部分的战略中心…

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在印度立国的时候就埋下的,印度号称英印殖民地的继承者,想要的是一个以印度为中心的亚洲乃至世界的中心国家地位!

英国殖民的印度中心论17世纪,英国殖民势力进入了印度以后,由于印度远离本土,以当时的条件难以维持印度的殖民。

所以英国前印度殖民总督寇松,对印度的军事地理特点及其对英国构建殖民的战略价值进行了评估,获得了广泛的认同,这就是最早的“印度中心论”。

他说印度好像一座堡垒,两面以大海为堑壕,其余部分以高山为屏障,只要控制住印度,就能有效地控制从阿拉伯、波斯、阿富汗、和向东至暹罗(今泰国)的形势,以有利于英国建设庞大、完整的殖民帝国。

寇松还在 1894 年出版的《远东问题》一书中对印度的地位做了概括:“印度帝国处于地球上第三个最重要部分的战略中心…

没有比在它对远近邻邦的命运所起的影响上,以及他们的盛衰系于印度这轴心的程度上更看得出它的中心支配地位了。

”“中心支配地位”国家的观点,在英国具有广泛的认同,经“旁遮普、印度河和恒河,到红海和马耳他岛”,把这一极为广阔的陆地、海洋连成一片,这是英国理想的殖民。

印度不仅是大英帝国东方殖民中的、经济中心,而且是英国向亚洲及印度洋沿岸地区进行殖民扩张的战略基地。

印度的印度中心论1947 年印度独立后,尼赫鲁和他所领导的印度,崇尚大英帝国的“印度中心论”的观点,全面继承了英印殖民时期的政略、战略。

印度越来越成为亚洲的中心”尼赫鲁不仅想要印度成为亚洲中心,而且企图领导整个亚洲走向未来。

所谓“一个内湖”是指印度洋,即要把印度洋打造为印度的“内湖”,拒止域外大国涉足。

“两个同心圆”,即以印度为中心,“内圆”包括尼泊尔、不丹、锡金三个喜马拉雅山小国和印度北部边境的部落地区,该地区可以作为文化上的自治地区存在,但不能成为独立的单位;“外圆”则是将波斯湾的酋长国、伊朗、阿富汗、中国、泰国、缅甸等地,纳入大印度联邦。

“三个缓冲区”是指将阿富汗、中国和印度洋,分别作为印度与俄罗斯、中国和域外大国的缓冲地带。

尼赫鲁曾在《自传》中说:“我个人对于未来远景的看法是这样:我认为将来会建立一个联邦,其中包括中国和印度、缅甸和锡金、阿富汗和其它国家”。

走在印度中心的路上印度独立以后,印度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行早已确定的大印度帝国的设想。

具体实施步骤是首先统一南亚次大陆,稳住后院,然后再全部占领北部山地的有利地形和通向亚洲腹地的战略通道,与此同时,逐步发展海上力量,经略印度洋,最终建成从陆地到海东南亚到中东地区联结在一起的统一的大印度帝国。

为此调动主要军事力量,力图用军事手段解决与巴基斯坦的;胁迫不丹、尼泊尔订立屈辱性条约,从而使印度全面取得了当年英国殖民主义者在不丹,尼泊尔的权益。

1947年,与锡金订立《维持现状协定》,并于当年6月派兵进驻锡金;1950年12月签订《印锡和平条约》,锡金正式成为印度的“保护国”;1975年,印度军队解散锡金国王的宫廷卫队,废黜国王,并操控全民投票,使锡金成为印度的一个邦。

其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能够影响亚洲及印度洋地区形势的“中心”,并在印度认为理想的位置构建安全战略边疆。

印度认为,“无论过去和现在,在南亚居主宰地位的国家无不从战略上考虑把地处世界屋脊的视为极端重要的地区”,“谁了这个地区(不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地)谁就取得了对于敌手确定无疑的优势”印度认为把变成缓冲区,是保护印度的最好最经济的方法。

三,对华政策印度想要在维持对华友好关系的同时,又想保持和扩大印度在的权益,谋求将变成中印的缓冲国,以避免两个大国的直接接触。

从1950年开始,印度向“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推进,到1954年基本占领“麦克马洪线”以南约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并成立了所谓“东北特区”。

同年7月,印度新出版地图把东段“麦线”以南中国约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及西段约3.3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划入印度。

1955年至1958年,印军又占领了中段的波林三多、什布奇山口以西、巨哇、曲惹等地区,并加紧对藏南地区的蚕食,进而引发了1962年边境武装,(1972年,印度将该“东北特区”改为“阿鲁纳恰尔直辖区”;1987年,印度正式宣布成立所谓“阿鲁纳恰尔邦”)。

就这样,藏南被印度实际占领着,印度也走在了印度中心的路上,这也一直是印度的国策,它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就处于邻居,互相竞争的邻居,防备着中国,想要超过中国的这种心态下!

只能说,印度开始的“印度中心论”就是错误的,他片面的认为,中国还是100多年前的满清,认为自己可以继承发扬英印殖民的所谓“印度中心”。

殊不知100多年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综合国力已经是印度的好几倍,敌我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改变。

所以“印度中心论”对于印度只是一个看上去非常美丽的梦,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以上是文章"

寇松还在 1894 年出版的《远东问题》一书中对印度的地位做了概括

"的内容,欢迎阅读松客科技网的其它文章